中文版    English    旧版网站   
媒体红医
媒体红医
有一种“长征”终点在沈阳
2016-06-03 20:41  点击:[]

有一种“长征”终点在沈阳

  (沈阳日报 5月13日)纪念建党95周年暨长征胜利80周年特别报道

 

  沈阳与长征,有直接关系吗?

 

  我们不用急着下结论。但,可以先说说沈阳的一位军旅作家。他叫胡世宗,曾经于1975年、1986年两次重走长征路,并撰写了《长征日记》。长征,已经成为这位老人生命中的精神图腾。2016年4月5日,他向记者谈起1986年二走长征路前夕在北京参加一次座谈会时的一件往事——

 

  我挨着作家周涛坐着,我在小本子上写了一句话:“你想象中的长征该是什么样子?”他写道:“——沼泽。”我不满足,又写:“再多写几句。”他写下一段话:“王愿坚同志的短篇小说《七根火柴》的描述‘织’成我想象中的草地。后来,我读了《悲壮的历程》,知道了一位老红军的故事,才明白长征路上的英雄业绩是以惊人的恐怖和苦难为代价的。”他还在括号里写上了他的名字。

 

  听胡世宗讲述,记者已经开始在脑海里描画那“惊人的恐怖和苦难”。那是以无数生命为代价构成的群像人生。记者问他,两次走长征路的最大收获是什么。他说了两个字——坚持。他认为,长征的精神激励作用不可复制,永不过时。被国家档案馆和沈阳市图书馆收藏的、972万字的《胡世宗日记》就是他本人坚持的结果。他的儿子胡海泉说,《胡世宗日记》是父亲的“个人长征史”。这件事也说明:长征,跟每一个人都有关系。

 

  一个人的一生本身就是“长征”。

 

  影响胡世宗最深的是“坚持”。影响你的呢?你在长征路上走一遍,就会有答案。

 

  《沈阳日报》报道组将沿着当年红军卫校长征的路线实地走访,系统挖掘这段“红医史”,解读、传承和创新长征精神,寻找我们这个时代真正需要的精神力量,推出纪念建党95周年暨长征胜利80周年特别报道《红医 有一种“长征”终点在沈阳》。

 

  我们再说说一个很少被提及的群体——“红医”。

 

  沈阳有两所大家都很熟悉的高校:一所是中国医科大学,另一所是沈阳药科大学。这两所高校的毕业生遍布全国各地及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它们曾经是同一所学校,而且与长征血脉相连,其母体都是中国工农红军史上第一所医科学校——中国工农红军卫生学校(以下简称红军卫校)。

 

  重拾这段历史,很偶然。2015年12月,沈阳市评选第七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中国医科大学校史馆是其中一个参评单位。记者作为评委,听中国医科大学相关负责人介绍了“红色医生的摇篮”的历史。这是我们不曾了解过却又异常珍贵的史料。继续搜集资料,我们又有了新的发现:沈阳药科大学的前身竟然也是红军卫校,它是从当初红军卫校的一个调剂班发展起来的。身边就有两所“长征大学”,可惜被我们忽略了。

 

  多么宝贵的“红医”题材!由于年代久远,除了粗线条的校史外,大多数资料是碎片化陈述,语焉不详。即使有些回忆文章,也都散落在尘封的旧书、杂志中或有待考证的网络上。于是,我们用一种大浪淘沙的劲头,慢慢寻找一颗颗的“珍珠”,串起来……

 

  1931年11月20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所军医学校在江西瑞金宣告成立,贺诚任校长。几个月后,军医学校在江西雩都(即今天的于都)举行开学典礼,首期学员只有25人。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作为军委直属队的一部分,红军卫校从瑞金随军出发。在遵义,红军卫校师生复课不及一周,又上路,四渡赤水,突破乌江,巧渡金沙江和抢渡大渡河,爬过4000多米高的雪山,走出渺无人烟的草地……红一、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后,受张国焘另立“中央”事件影响,红军卫校部分师生被迫翻越夹金山、党岭山,转抵炉霍、甘孜地区,于1936年10月抵达陕北。

 

  至此,红军卫校完成了其随军长征之旅。

 

  1940年9月,经毛泽东提议,红军卫校改名为中国医科大学,有了一段相对稳定的发展时期。但,这不是这所学校迁徙的终点。

 

  他们从延安出发向东北挺进,渡黄河,经兴县、岢岚、五寨,到张家口,合编张家口医学院后短期复课。1946年7月,学校转道哈尔滨,到达目的地兴山(今属鹤岗),合并了当地的东北军医大学。在兴山办学期间,总校及在哈尔滨、龙井、通化和平谷地区设立的四所分校培养了大批医务干部,有力地支援了解放战争。1948年10月,辽沈战役胜利在即,校长王斌率总校师生赶赴沈阳,并很快接收了原国立沈阳医学院、辽宁医科大学两所老校,人才济济、设备齐全,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医科大学和沈阳药科大学便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1934年至1948年,在14年时间里,红军卫校(中国医科大学、沈阳药科大学)一直在“长征”的路上、在战争的硝烟中迁徙,最终在沈阳扎根,完成了一个不断吐故纳新的蜕变,在中国红色医学教育史上写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重要篇章。从这个角度说,“红医”长征的终点在沈阳。

 

  然而,昨日长征的终点,就是今日长征的起点。一个民族能有一段历史、一种精神被一再重温、一再追随,能用“永远”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是难能可贵的。无论是对一个人还是一个群体来说,无论是对一个地区还是整个国家来说,长征都是没有终点的。

撰稿:记者伏桂明 周贤忠

制图:魏爽

 

上一条:25名辽宁援疆医生抵达塔城
下一条:辽宁派出25位医生赴塔城地区“医疗援疆”

关闭

首页 >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