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旧版网站   
媒体红医
媒体红医
陈诚送“大礼”部分档案才得以留下
2016-06-03 20:50  点击:[]

  

  (沈阳日报 6月3日)纪念建党95周年暨长征胜利80周年特别报道

 

  有一种“长征”终点在沈阳

 

  翻阅这些历史资料,我们对红军卫生学校有了更多的了解,一些困扰我们的谜团也一一解开,让我们不必纠结在两种或N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中。

 

  关键词

 

  红医档案

 

  我们在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和赣南医学院中央苏区卫生史博物馆,见到了很多珍贵的文献资料。

 

  长征途中要保存这些资料非常困难,能留存于世,除了要感谢一些部门和专家学者、收藏者不遗余力的收集外,我们似乎还应感谢一个人——他就是当年国民党“围剿”苏区的总司令陈诚。占领瑞金时,陈诚曾下过一道命令:任何从苏区得到的文字资料,哪怕是只字片言,也要上缴。

 

  冥冥当中似有天意,他为搜集红军情报所建立的“石叟资料室”(陈诚号石叟),却为今天保存了不少宝贵的研究资料。比如本文提到的《红色卫生》杂志,在发现“石叟资料”前,国内已经失传,它对研究红军卫生史,具有无可替代的独特作用。陈诚晚年在美国定居,去世前将这批资料赠给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

 

  历史在演完正剧、悲剧后,还上演了一出讽刺剧。

 

  翻阅这些历史资料,我们对红军卫生学校有了更多的了解,一些困扰我们的谜团也一一解开,让我们不必纠结在两种或N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中。

 

  开学  早于校史记录

 

  在中国医科大学校史里,红军卫校(前期为军医学校)第一次开学的时间是在1932年2月22日。而冯彩章、李葆定所著的《贺诚传》中,开学时间描述为1932年1月15日。

 

  那么,这个对于红军卫校乃至中国卫生事业具有标志意义的时间究竟是什么时候?原载于1932年2月26日《红星报》一篇名为《红军军医学校已正式开课》的文章也许能指点迷津:

 

  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军医处,为培植无产阶级的医学人才,以改造红军的军医卫生工作,特开办一军医学校,计各军送到投考者六十名(按数据统计,应为69人——编者注),内三军团十名,七军七名,四军十名,十二军九名,江西军区总指挥部三名,三军十名,五军团十四名,闽西后方医院五名,红军总医院一名。……十九号上午考试政治,成绩较优者为四军,其次为三军团、三军、七军、十二军、江西军区总指挥部、五军团;十九号下午考试医学,成绩皆不□(疑似佳,原文模糊不清——编者注),三场考试结果,计正取二十名备取六名,十分之九为贫苦工农,其中三军团、七军、三军各五名,四军四名,十二军三名,五军团二名,江西军区总指挥部一名,闽西后方医院一名。该校已于二十一号开始授课,每天医学课六小时,政治和军事一小时,所有各科讲义,皆由(教)授搜集材料编辑,装订成册,除学生外尚可发给各军卫生机关作参考,并已得有尸体一具,作为学生解剖实习之用,学生亦颇努力学习,以期毕业后达到改进红军卫生,治疗英勇战士的目的云。

 

  《红星》报是中国工农红军军事委员会的机关报。从当时报道可看出,红军卫校于2月21日(与新闻发布时间接近,为推算———编者注)已经开课,早于2月22日。据第一期学员游胜华回忆说,他是1932年1月到学校报到的,经过20多天的紧张劳动才在教堂里开学。第一期学员张汝光回忆:“2月15日,在一个天主堂内举行开学仪式。”综合两人说法,我们认为学校正式开学时间为1932年2月15日比较接近历史。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红军卫校开学时间早于1932年2月22日。

 

  招生  强调政治可靠

 

  红军卫校培养的学生之所以称为“红医”,源于学校的办学方针是,要培养一支政治坚定、技术优良的红色医生队伍,所以政治要求非常严格。我们在1933年2月10日出版的《红色中华》报第51期上看到,军医学校招收第三期军医学生时要求:

  

  军医学校在扩大民族(主)革命战争中,在中央政府紧急动员命令之下,加紧教授及学习工作。第一期军医班已预定在三月内毕业,派往各卫生机关充当医员,因此,继续招收第三期军医学生,额为六十名,定于三月十日在江西兴国茶岭举行考试。凡具有阶级觉悟的工农分子,绝无反动嫌疑且能以红军军医为其终身事业之青年,不分性别,身体强健,粗识文字(能识外国字者更佳),或曾在医院服务看护者,年龄在十八岁(以)上,廿三岁以下,由红军各级卫生机关保送或地方政府介绍前去者,均可填具志愿书前往该校投考。至如(于)考试项目,则注重体格检查、政治测验、文化测验、医药常识。该校已印有招生简章,志愿投考者函索即寄云。

  

  《红色中华》报是中共中央和苏维埃中央政府的机关报。从招生简章可以看出,红军卫校培养学员首先强调的是政治性,而且在以后的招生中保持了这一特色。第六期毕业学员吴行敏就强调,学员政治不及格就不能升级、不能毕业。

 

  课外  召开体育大会

 

  在战时,处在大后方的红军卫校学员在学习、救助之余,也在丰富自己的文化生活,使艰苦的生活充满了欢乐。1933年12月17日,共产主义青年团苏区中央局的机关报《青年实话》记述了该校举办的一次体育运动大会:

  

  卫生学校全体有三期军医科四期军医科及保健科与新开学的五期军医科,于十二月三日举行热烈的运动大会。大会的举行一方面是庆祝三期军医科毕业与五期开学典礼,同时是为着发展我们赤色体育的运动,来健全卫生的工作,加紧医务战线上的进攻,保障工农群众及红色战士的健康,来彻底粉碎敌人新的五次“围剿”。

 

  比赛项目:一、乒乓球;二、赛跑;三、网球;四、跳高;五、跳远;六、篮球等等。经主席团宣布竞赛项目完毕,当即开始比赛。

  

  我们在第一期学员游胜华的回忆中,还了解了一个“瞎子捉拐子”的游戏,这是一种寓学于乐的游戏,玩法是:在平坦的场地上画一个圈子,根据抓阄的结果,把一个或几个人的眼睛蒙上扮瞎子,其余人抱起一条腿装拐子。“瞎子”要千方百计抓住“拐子”,而“拐子”必须在规定的圈圈里躲避擒拿。如果“拐子”被捕,“瞎子”要在教师布置的作业题里或事先规定的课程中,任意抽三道题考问“俘虏”,“拐子”答对了,可以立即获释,若有一道答不上,就要跟对方交换角色。

 

  教材  强调通俗易懂

 

  除承担培养红色医生的使命外,红军卫校还肩负着军队和地方普及卫生教育的工作。1933年到1934年,卫生学校组织力量,编辑出版了《红色卫生》《卫生讲话》杂志和大量通俗医学读物及医学教材。如《传染病预防法》《简易防空防毒法》《简单绷带学》等40多种,既作为全军各医务培训班的教材使用,又可供卫生干部参考,同时提供开展普及卫生教育使用。

 

  在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保存的资料中,有1933年出版的红军卫生学校内科学讲义,开篇写着:“内科学教材在编辑要义上应该有下列几个要求:第一,语句宜于浅显的白话文,要将高深难解的理论通俗化;第二,取材宜于选精择要;第三,要多输入新的知识和新的疗法;第四,要切于实际应用的知识, 以免临床的困难;第五, 要与解剖、细菌、病理、诊断、药物等科学取得密切联系;第六,要适应教学计划, 以免教授之时延长或缩短。”

 

  为了帮助学生学习,克服困难,常将课程内容编写成歌,以便记忆,如“嗅视动眼四滑车,三叉外旋颜面听,舌咽迷走副舌下,就是十二对脑神极”,“阿司匹林零点五,发汗解热除痛苦”,都是一些例子,获得了良好的效果。

 

  附属医院  茶岭时就有了

 

  在对红军卫校的史实记载中,多数记述为红军卫校迁到瑞金后,中央红色医院与中央红军医院合并,成为红军卫校附属医院。但我们在查阅文献时发现,红军卫校在茶岭办学时,设在茶岭的红军总医院就是其附属医院。

 

  1933年6月的《红色卫生》杂志上,有一篇《军医学校扩大后之改组情形》的文章这样描述:

  

  军医学校成立年余,自去年十月小源三次方面军军医会议后,随着革命形势高涨,卫生人员之需要猛烈的扩大,从前学生二十人,几月来增至二百余人,共设立五班,二期军医班约三十人,三期军医班四十余人,高级看护班(医预科)五十余人,初级看护班八十余人,卫生员班三十余人,教员增加数人,一切设置均在着手进行(如图书馆、标本室,该校在红色卫生启事征求)。总卫生部鉴于学校已扩大,为学生实习起见,特将红军总医院改为附属医院,并命继续招收第二期卫生员训练班,已由学校呈请中央内务部,通知东南作战区,江西福建两军区,速送学生八十名,于五月二十日前到校受(授)课。总卫生部并命添设卫生行政人员班,开始卫生行政干部的训练,刻已由后方办事处召集各医院会议时,具体规定,每院应派所长政委五名,到校受(授)课。近日该校已奉命,改为卫生学校,一切工作正积极进行云。

  

  《红色卫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办的第一种全军性医学期刊,1933年3月创刊,红军卫校负责编辑、印刷和发行。以上文字可以看出,红军卫校改名(原为红军军医学校)时间早于1933年6月,红军总医院在茶岭时已是红军卫校的附属医院,两者血脉相连。现在,北京301医院(原为红军总医院)和中国医科大学、沈阳药科大学,都在推动学校和医院旧址的修缮工作,它们之间也应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上一条:学校重走长征路主题教育实践系列报道媒体回声(一)
下一条:25名辽宁援疆医生抵达塔城

关闭

首页 >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