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医学为你插上理性的翅膀》——创新学院常务副院长吴安华写给高三学子的一封信
发布:2020/03/22 热度:

让医学为你插上理性的翅膀

——致高中毕业优秀学子的一封信  

吴安华

此次新冠疫情从一月初开始,经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中央政府的强力领导下,在全国各地的共同努力下,特别是在广大医务工作者的无私奉献下,国内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在此次对抗新冠的行动中,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前无古人的成绩。其中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对于病原体的快速鉴定,测序,以及疾病流行特点的快速确定和防治措施的快速实施。虽然在疾病早期的应对有些慌乱,但科学家们卓有成效的工作为之后国家层面有效的防控动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科学和理性思维起到了不容置疑的关键作用。然而此次疫情也像一块巨石投入水池,激起层层浪花,难免沉渣泛起。 

一时间网络上充斥很多虚假信息和谣言,一些谣言祭出政治大棒,使得许多专业科学家唯有苦笑,只好沉默不发一语。然而众多谣言都缺乏有力证据,只是通过一系列事件进行推理,在逻辑上站不住脚,特别是推动者们往往缺乏医学、分子生物学或病毒学知识。医学的单词虽然每个人都认识,但背后所隐藏的知识体系、逻辑架构真不是那么容易搞明白,否则医学生也不用经过五年甚至八年的艰苦学习了。而且医学生阶段只是基础,要成为合格的医生,之后还要经过多年的培训和终生的学习。对缺乏了解的事情高谈阔论是不理性的表现,而理性是医学的基础。

医学所回答的往往是最根本的哲学问题,涉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因此医学既是科学也是艺术,古时的医生往往同时是哲学家和艺术家。作为科学,医学有太多未解之谜和面临的困境,比如,人类或生命的起源问题以及癌症的治疗难题等。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探究体现了理性思维的重要作用。

其中最吸引人的问题就是生命起源的问题,也就是我们从哪里来,又向哪里去。这是一个与人类一样古老而基本的问题,是地球上一切文明的基础。很自然,人类最初的解释依赖于超自然的神力,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基督教的圣经,中国的神话故事,几乎所有的文化都有自己的创世记。然而理性思维促进了科学和医学的发展,对这一古老问题给出了全新的解释。

 那么我们从哪里来呢?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我们可以从细胞理论说起,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可生命体(包括人体)是由细胞组成的,但对于细胞理论来说,另一个重要的发现就是细胞分裂现象,1855年德国学者R.Virchow(魏尔肖)提出一切细胞来自细胞”的著名论断,即细胞不能凭空产生,只能通过分裂由其他细胞产生,这是一个简单而伟大的发现,根据这一理论,通过推理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即世界上的所有细胞都来源于一个原始细胞。很快在1859年达尔文发表了不朽著作《物种起源》,两种理论互相印证,很快得到世界的认可。达尔文理论认为生命具有自发的多样性,生命的竞争,导致选择,自然选择就像一把手术刀,剔除不适应环境的个体,而适应环境的个体得以生存发展,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成就,前无古人,后难有来者。

这里一定要避免一个概念即优胜劣汰”,这是对于进化论的误解,优劣是基于人的意识的相对概念,对于环境的适应无所谓优劣,比如因为自然选择而遗留下来的糖尿病曾经帮助人类度过艰难环境,而如今却使千万患者遭受痛苦。进化是一个拙劣的钟表匠,他只能在以前的基础上修修补补。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更没有十全十美的人,纳粹基于人种优化论的大屠杀是对科学和道德的亵渎。

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的发展进一步解释了自然选择的物质基础-基因,进一步印证了达尔文理论的惊人完美。我们要记住这些伟大的开创者的名字:孟德尔,艾弗里,克里克,沃森等等,医学科学的天空中群星璀璨。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将医学的理性之美发挥到极致,一切科学的终极语言是数学,而双螺旋结构用最精美的数学语言描绘了生命的历史和传奇,这是人类理性智慧最壮美的篇章之一。

通过对于线粒体基因的研究,科学家发现人类来源于15万年前的一个非洲女性,我们可以称之为夏娃”,科学圆满的解决了人类起源的问题,并给出一个美好的答案,现在人类的所有成员都属于一个大家庭,人人生而平等,无所谓高低贵贱,人类对于自由平等的追求原来有深刻的生物学基础,正所谓大道至简。

 那么我们又向哪里去呢?现今的我们前所未有的相互交融,与自然界的万物共同构成了复杂的系统,系统的复杂程度增加,往往意味着结果的不可控。在高度复杂的系统中,最初的良好愿望,可能变成灾难,一个蝴蝶扇动翅膀,最终可能会引发风暴。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共同组成了选择的巨手,对我们精雕细琢,未来变化莫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尚缺乏对于复杂系统的深刻认识,缺乏操控复杂系统的理论和工具。科研和探索任重而道远。

 医学是研究我们(人体)的科学,在过去一个多世纪,医学取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进步,使我们认识自己,认识他人,也认识这个世界,使我们帮助自己,帮助他人,也帮助这个世界。医学使理性之风穿行人间,医学需要更多杰出优秀的头脑发现真理,开拓未来。未来必然是医学科学的世纪,而改革医学教育,培养医学精英人才将是国家战略,是国家实力和影响力的重要体现,势在必行。

 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医学实行的是精英教育,进入医学院的学生都需要经过四年的大学本科学习,成绩优秀且经过激烈的入学考试才能进入医学院学习。能成为医生,特别是能成为一个需要经过长时间培训的专科医生,如神经外科医生或心脏科医生,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国内也在向这个方向努力,各医学院都建立了高端医学教育体系,我们大学(中国医科大学)也成立了创新学院,借鉴国际先进模式,针对优秀学生,建立顶尖医学人才超级临床培养体系,培养未来的医学科学家和临床医学领军人才。 

虽然遭遇新冠疫情,新一届的高中毕业季马上就要来了,学生和家长们又面临对于专业的选择,也许这是最重要的里程碑,从此人生踏上不同的旅程,鲜有重来的机会。各个学校名列前茅的优秀学子当然会选择北大、清华等名校,选择理科、工科、文科,将来成为工程师、政治家、经济学家。但医学也许是家长和优秀学子们最应该仔细考虑的选择,因为医学可以改变自己,服务他人,奉献和改造这个世界,医学使你更深刻的理解世界和社会,也许会使你的人生更有意义。优秀的高中学子们,我们愿为你装上理性的翅膀,与你共同在医学科学的天空中翱翔,在医学艺术的宫殿中描绘精美的画卷。 

 

我们在这里等你

中国医科大学创新学院

吴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