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旧版网站   
新闻速递
新闻速递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红医人在行动(五十一)
2020-05-19 12:13  点击:[]

附属第一医院篇:急诊护士丁钊的武汉纪实


己亥年末,庚子新春。在华夏大地辞岁纳新之时,一场恶疫席卷神州。战“疫”阵前,作为一名男护士,一名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护士丁钊,匆匆告别襁褓中的女儿,于2月4日来到了武汉,投身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


抵达武汉后,丁钊与其他队员火速入驻洪山体育馆武昌方舱医院,马不停蹄地开始了支援工作。2月的武汉依旧寒冷,从“零”开始的方舱医院各项设施有待完善,他们不怕苦、不怕累,搭帐篷,调设备,划病区,定流程......终于在全队的共同努力下,2月5日,方舱医院顺利开诊。

丁钊虽不善言辞,却是个粗中有细的东北硬汉。在他的努力沟通下,入院患者不再在寒风中受冻,而是在车内“坐”等分诊。引导患者进入病区时,他也常常帮患者们拿行李,搀扶状态不佳的患者休息。

在患者护理方面,丁钊更是拿出了百倍精力,无论是病情观察、生命体征监测,还是记录医嘱病例,录入信息系统,丁钊都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地完成各项工作。虽然这些工作看似简单平常,但数百人的患者数量,加上层层防护服的束缚,工作强度令人难以想象。但作为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丁钊时刻以“听党指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国效力、为民服务”为宗旨,以平时工作中积累的技术本领作基础,以队内定期的体能与技能训练作保障,实践证明他经受住了考验,得到了领导、队员和患者的肯定。

虽然明媚的阳光照不进辽宁队所负责的地下室B区,但丁钊始终是那个积极乐观的阳光大男孩。他坚信,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在所有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胜利曙光就在不远的前方。

附属盛京医院篇:筑牢感控防线,确保医疗队安全

——感控专员程莉莉

我们是2月12日凌晨到达的湖北省襄阳市,次日上午领取了统配物资,下午就开始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中。


襄阳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城,底蕴厚重、风景优美,我们的驻地就在襄阳的母亲河—汉江旁边,汉江上有三座大桥气势宏伟,每次去第一医院都会经过其中一座大桥,看着宽阔的汉江,美景尽收眼底,令人心情愉悦。可以想象,如果没有疫情,这里会是一个和谐又热闹的城市,真的很难将这个美丽的城市和疫区这个词语搭在一起。

来到襄阳初期,很多队员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这座安静而美丽的城市,无法帮助你建立一种紧张的情绪。院长也看出了大家的状态。为了提高大家的警惕性,他特意分别给3个驻地的队员讲话。他讲了很多的内容,想得非常的周到。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对大家的关心和担心。我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担心是和我的工作内容紧密相关的,这让我感受到了一份重重的责任和使命感。

工作伊始,有两件重中之重的紧急任务被迅速提上日程:一是对对接病区进行现场查看,对诊疗环境和流程进行风险评估并进行进一步的空间布局和工作流程的优化 ;二是迅速开展医务人员个人防护用品正确使用的培训。除此之外,我还需要将队员驻地的个人防护事宜快速制定并落实。

接前病区布局流程优化及推广

在总指挥刘学勇院长的带领下,对每一个病区进行对接前的现场风险评估和布局流程优化方案的制定都非常高效,我们会选择改动最小、效果最佳的方案进行,施工基本都会在1天时间完成。我们总计给六个病区进行了优化,遵照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链,确保医护人员与病患安全的基本原则,做到洁污分区、洁污分流,满足传染病医院的医疗流程,平面布置严格按照“三区两通道”原则划分污染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区分传染病病人进入病区的流线,避免与其他人流交叉;区分医护人员内部作业流线:按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单向作业流程布置,跨区必须强制经卫生通过室处置,以确保医护人员不被感染。

同时,我也协助某些病区改进了工作流程,包括采血、标本采集及转运流程, 由原来的工作人员走医护通道改为走患者通道,这样一来就减少了病区内清洁区域被二次污染的风险,也避免了医务人员穿着防护服、戴着医用防护口罩在隔离病区以外的其他区域活动而造成其他区域交叉污染的风险。不仅如此,全院更改并落实了这个新流程。病区重患外出检查或转出由原来病区医务人员穿着防护服陪同更改为设置专门陪检/转运人员经患者通道到病区接应患者进行外出检查后送回病房。

由于措施得当,我们的病区布局改造和流程优化经验在院内得到推广。

医护人员个人防护培训

第七批队员陆续来了3批,住在3个不同的宾馆。培训任务非常重。同时,刘院长有要求,每个队员培训后必须都要经过考核,都满分才可以算合格。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完全不够的。这次医疗队的副指挥是护理部齐向秀副主任。她协调了一组护士培训师。连同几位感染科医生,我们组成了培训小组,建立网格化管理模式,开展培训。我奔跑于各个宾馆的医疗队,主要负责对实际操作中存在的问题给予讲解和重点指导和考核,确保培训的统一性、高效性、针对性。

培训小组承担了襄阳7个医疗支援医院,襄阳市区、保康县、南漳县、宜城县、枣阳市、中医院6个地区的所有辽宁省医疗队队员的感染防治培训工作,累计培训318人,累计培训时长3000小时。

平时在医院做感控工作,对医务人员做培训,大家往往是很被动的,但是现在真的是大不一样。医疗队队员对个人防护用品正确使用的讲解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集中精力。这让我也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存在感。总指挥对我们三批队员分别进行了讲话和叮嘱。我能体会到他的担心与在意,为此我也有了非常大的压力。

以前总有人问我穿脱防护服的正确程序,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因为防护用品不同,使用境地不用,穿脱的顺序也会随之发生改变,这一点在这抗疫一线表现得尤为突出。目前,湖北的防护物资“每天都不一样”,防护服有些可能是二级标准的,有些则是工业标准的;有英文的、法文的、日文的还有没商标的。针对不同质量,对防护用品使用的调整也是需要反复斟酌,因为既要保证医务人员正确使用,达到安全防护,又要避免不合理地过度使用防护用品,造成资源浪费和额外的风险。

在一次个人防护用品正确使用培训考核中,我发现一名年轻医生很聪明,在穿脱防护服的流程中有很多自己的技巧和方法,看他穿脱起来也是非常娴熟,但有一个突出问题就是脱口罩时是扶着口罩外表面脱下的,他也将自己的方法教给了他的队友,这让我很是着急。我坚决反对这个做法,并且表现得有些生气和着急,因为一旦在工作中出现这种错误行为,会大大增加队员的风险。当时同在的薛满全主任、邵云老师发现到了我的情绪不对,立刻提醒了我,我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后来,经了解原来是因为他们使用的这款口罩质地偏硬,在脱口罩的时候总会无可避免地触碰到眼部,为了防止这款口罩在脱的时候触碰到眼睛,他选择用一只手固定住口罩的外表面,然后再脱,他的关注点是解决了这个问题,但也疏忽了安全问题。

于是,我想到了荧光标记法。当时有一位队员在练习,我使用了荧光粉,撒在穿好防护用品的人员面部、手上及防护服前面。假设受污染状态下,脱掉时,他选择用手固定口罩外表面,我用荧光笔照射,手部荧光很明显地显示出来,很直观地让大家理解了为什么不能触碰口罩外表面。

口罩气密性的检测是正确佩戴口罩的关键一步,虽然一再强调,但是很多队员没有意识到这一步的正确性。在各个宾馆训练的时候,我给他们亲自调试口罩,包括口罩的位置、系带的松紧、系带的位置,尤其是在我调试完毕,我轻轻地挡住口罩前面,让他/她呼气、吸气的时候,他们明显感觉到了不同,有些甚至很开心地拉住了我的手臂,我也很替他们开心,因为他们掌握了正确佩戴口罩的方法,提高了自己的防护安全系数,同时我也为我的价值体现而感到开心。

我采用的是互动式培训,这样队员们在接受培训和进行实际操作练习的同时,随时有问题我就进行解答,这样针对不同问题进行探讨,不但可以解决实际问题,而且提高了医务人员培训参与度和培训效果。

驻地的个人防护工作落实

我们把队员宾馆房间划分成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贴了地标线和各种洗手、消毒开关等高频接触物体表面,并制作了教学小视频,罗列了驻地个人防护要点,上下班所需物品准备,上班出门流程,下班进门流程,日常休息和防护,房间卫生等内容,以保证队员在驻地的安全。

诊疗用品的确定和个人防护物资质量鉴定

医疗队对接病区前,为医疗工作做了充分的前期准备。因为对接的成人重症监护病房会有上呼吸机的患者,所以呼吸机对应的密闭吸痰器、一次性负压吸引袋、细菌过滤器等物品需要沟通协调,确保到位;含酒精免洗手消毒液需要是可以杀灭病毒的类型;防护服、口罩都是国外捐赠,种类繁多,很多是工业防护服和化学防护服,口罩也是不同品牌的N95、KN95或者医用防护口罩,需要逐一进行鉴别,并对应不同防护用品的组合使用。我需要依据大量国内外的关于口罩、防护服、护目镜及防护面罩、医用手套、医用酒精、消毒液、鞋套、防护帽和隔离衣的相关标准进行比对,确定产品是否可以正常使用,并根据不同类型的个人防护产品结合病区及接收患者的实际情况确定防护用品的组合使用方式。

日常感控督导检查

自到达襄阳以来,在医疗队队长刘学勇院长的带领下,我到辽宁援襄医疗派驻7个单位进行巡视督导检查,襄阳市中心医院督导合计15次,襄阳市第一医院督导合计13次,襄阳市中医院督导2次,宜城市人民医院督导合计2次,南漳县人民医院督导合计1次,枣阳市中医院督导合计4次,保康县人民医院督导合计4次。

督导内容包括防护物品储备质量和数量,医务人员个人防护是否到位,穿脱防护用品是否合格,人员班次安排和主动健康监测情况,临床操作流程,个人防护是否合格,患者标本采集、排查、转运流程和确诊后相应的应急处置工作流程安排,对住院患者的正确洗手、正确佩戴口罩和咳嗽礼仪的宣教情况、患者被服处理情况、病区日常和终末清洁消毒情况、探视者个人防护管理、尸体和医疗废物规范处理情况、环境清洁消毒流程等共计20余项内容进行检查,并针对存在的问题及时给予指导意见给予现场及时反馈,确保各地区感控工作落实到位。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忙忙碌碌又非常充实,我越发意识到作为一名感控人,掌握知识并能通过让人可接受的方式将感控知识传播出去,确实是一门很重要的功课,同时也是自己要继续努力的方向。

我们的团队是棒棒的团队,大家特别团结,也很斗志昂扬!非常高兴我能作为感控专员陪着医疗队全部成员高质量地完成本次支援任务,平安凯旋!


附属第四医院篇:一名普通护士的责任

-----王诗宇

王诗宇,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普外科的一名护士。2月1日接到医院驰援武汉抗击新冠疫情的通知,作为医院的重症专科护士和红医志愿者,她第一时间到医院报名,加入到辽宁驰援湖北危重症患者救治医疗队,与大家一起第二天紧急奔赴武汉。



经过紧急的培训与考核之后,重症医疗队全面地接管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的三、四病区。进去病房后,她迅速熟悉环境,进入工作状态,并主动承担起了病房患者的静脉输液和标本采集工作,鼻咽拭子的采集,动脉采血等一系列面临着喷溅暴露的风险的操作。她认真做好每一项操作的同时不放过任何一个防护细节。要知道戴着护目镜、面屏和三层手套,工作强度更是平时的好几倍,但凭借着她平时练就的扎实基本功,极大地减少了患者的痛苦。防护服密不透气,护目镜视野不仅狭小而且起雾快,工作时像云中取物一样。遇到诸多问题只能想办法克服,没有条件创造条件。

重症新冠病人病情恶化得很快,能感受到病患的恐惧和焦虑。她用尽自己的全力和病毒争抢时间,做好每一个护理的细节,不断给予他们卫生教育,比如口罩戴好、有需要按铃、不要随意出病房、生活垃圾不要随意丢弃……由于是传染病,所以没有家属照顾,重症患者的吃、喝、拉、撒都需要护理人员全方位照顾,在一定意义上她不仅是护士,也是亲人、家属。在工作闲下来的时候,她喜欢去病房跟患者聊聊天,给予他们心理疏导,帮助他们树立战胜病毒的信心。身在重症病区,医护人员最期待的就是患者病情好转。患者呼吸顺畅了,能和你说话了,此时大家心中的那种喜悦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替代。每次有患者出院时,她都会和大家一起拍合影,互相鼓励,彼此信心满满。

她说:“驰援武汉是我心所向。我想通过自己所学的知识及临床经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守住这道关、这条线,不让疫情蔓延殃及更多的同胞,我们也许做不成火炬,但可以选择做萤火之光,为抗战这次疫情,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信息来源:党委宣传部、第一临床学院、第二临床学院、第四临床学院

编辑:党委宣传部




上一条:学校召开2020年度资产清查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
下一条:党委副书记、校长闻德亮调研学生食堂、文体馆和图书馆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

关闭

首页 > 正文